首页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五明 旧新闻 正法机构
世界佛教总部 新闻报导 经论文章 法会活动信息 修学受用 快乐学佛
首页 / 拉珍文集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举起你智慧的金刚锤(三)第三锤——砸无神通论
返回 
  发表日期:2011-08-11

 


举起你智慧的金刚锤

(三)

拉珍

 

第三锤

——砸无神通


如果一种理论的存在,对于人类社会的进步发展毫无实际利益,那么这种理论的存在是没有必要的。同理,佛法如果仅仅只是一种理论,而于修行人的行持和成就解脱没有实际效用,那么,释迦世尊传佛法下来岂不是多余?佛法的存在目的只有一个:解脱众生于轮回。解脱解脱,整天说解脱,到底怎么个解脱法?难道只是让人心理舒服自在一些,烦恼痛苦少一些就叫解脱吗?如果仅只是这个目的,心理医生就够了,还要佛法做什么?


佛法之解脱众生是非常实际的,佛菩萨从来不讲虚无飘渺的空头理论。佛法之解脱众生是身、心全方位的真实解脱,即从现前业报境界的生死流转束缚中解放出来,而达到身、心各方面的大自在,大快乐,并永恒自在快乐,不再受生死轮回的控制。比如达摩祖师面壁九年,不用吃不用喝,不受饥渴凡夫身的限制,是为一种解脱;比如鸠摩罗什可以将一碗针吞到肚子里,再让针从毛孔里跑出来,不受凡夫身体结构的限制,是为一种解脱;比如三世多杰羌佛弟子库顿尊哲雍仲仁波且,修羌佛所传明心见性之金刚禅修法,入定二十二天水米未沾,不受凡夫身体结构限制,是为一种解脱;比如达摩祖师示现圆寂后,迟归的弟子却在归途上跟早已圆寂的祖师相遇,回到寺庙,打开墓穴,墓中空空赫然只有一只芒鞋,生死自由掌控,是为解脱;比如庞居士,决定离开这世界,高高兴兴一盘腿就离开,儿子听说父亲离开,说:“那我也走了”锄头往田里一插,站著就圆寂,夫人说把丈夫儿子的后世办完就离开,果然,办完后世一盘腿就离开,生死自由掌控,是为解脱;比如四川大学的刘居然教授,跟一个学生随便说好等日本人打到重庆就圆寂,几年后日本人轰炸重庆的第二天,学生提醒他日本人打到重庆了,刘教授忽然想起跟学生的约定,便说:“哦,说好了的,那我就了生脱死吧!”将手中金刚经一合,站在课堂讲台上就圆寂了,生死自由掌控,是为解脱;比如胜清老和尚,本已圆寂,但见弟子痛苦决意再留半年,半年后按时圆寂,且圆寂后数小时又回来一次交代事情,生死自由掌控,是为解脱;比如四川赵贤云居士,提前从三世多杰羌佛那里得知自己的圆寂时辰,回老家与亲友欢喜告别,后按预定时辰分毫不差结印坐化圆寂,邻居见到观音菩萨亲自前来接引,且坐化后面色红润,栩栩如生,是为解脱;比如美国侯欲善居士,修三世多杰羌佛所传念佛法门,提前到西方极乐世界游历一次回来告诉家人极乐世界景象,然后按预定时间往生,家人亲见释迦世尊、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前来接引,是为解脱;比如禅宗六祖慧能大师,圆寂后肉身金刚不坏,禅宗憨山大师圆寂后肉身金刚不坏,三世多杰羌佛弟子开化寺方丈普观法师圆寂后肉身金刚不坏;藏密第十世班禅大师圆寂后肉身金刚不坏而且头发、指甲继续生长,均为解脱;比如四川阙居士,其女奉三世多杰羌佛法旨代师为他传法,他修法两日后化虹光成就,是为解脱;比如第四世多智钦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传大圆满龙钦宁体精髓法给一位汉族高僧,不到两月,汉僧化虹光飞迁佛土,只留下头发和指甲,是为解脱;如原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将军听一位老活佛说第二天早上要离开西藏,将军便去送行,却见那活佛端坐大经堂中央,不来接待客人,张将军正值疑惑,其他僧人来了,围坐在活佛四周,活佛忽从座位上腾起,又落回原地,第三次腾起时一声如雷巨响,活佛消失不见,只见一朵红云飞去,什么痕迹也未留下,此乃化虹飞升成就,是为解脱;比如嘎陀寺曾有十万僧众化虹光成就,是为解脱……太多太多,无法一一列数。


真实地起到了生脱死的作用,这才是佛法的存在目的。那么,既然佛法是用来将我们从这个凡夫躯壳中解脱出来的,那么,修持佛法,自然就应该有超出这个凡夫躯壳的力量产生,这种超凡的力量被我们称作神通。因此,在佛弟子修行趋向成就解脱的过程中,产生神通是自然而然,而且是必须的,否则就达不到解脱的效果。就如同以上这些世人皆知的例子,每一种解脱都伴随著神通力量的自然展显。


最近这个世界,常常听到有人反对神通,说佛法不要神通,一说到神通就好像犯了他们的大忌,一说到神通好像就成了邪魔外道。这是一种相当让人诧异的逻辑,翻遍所有三藏经论,找不到任何一句佛陀的教言说佛法不要神通,而且每一部经里都有神通示现。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人类同伴自作主张改革了佛经呢?改革佛经的事,波旬可是最欢迎的,因为要革佛陀的命,自然就站到了他的阵营。


仅就我书桌上现在放著的几卷佛经,随意翻阅就可看到佛陀菩萨们的神通示现:


佛说《长阿含经》卷一:“尔时。世尊在闲静处。天耳清净。闻诸比丘作如是议。即从座起。诣花林堂。就座而坐。”


佛说《长阿含经》卷二:“尔时。世尊于后夜明相出时。至闲静处。天眼清彻。见诸大天神各封宅地。”


佛说《长阿含经》卷三:“当此之时。地大震动。天人惊怖。衣毛为竖。佛放大光。”


佛说《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一:“尔时世尊正知正念。从等持王安庠而起。以净天眼观察十方殑伽沙等诸佛世界。举身怡悦。从两足下千辐轮相。各放六十百千俱胝那庾多光。”


佛说《妙法莲花经》卷一:“尔时世尊。四众围绕。供养恭敬尊重赞叹。为诸菩萨说大乘经。名无量义教菩萨法佛所护念。佛说此经已。结加趺坐。入于无量义处三昧。身心不动。是时天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殊沙华。摩诃曼殊沙华。而散佛上及诸大众。普佛世界六种震动。尔时会中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及诸小王转轮圣王。是诸大众得未曾有。欢喜合掌一心观佛。尔时佛放眉间白毫相光。照东方万八千世界。靡不周遍。下至阿鼻地狱。上至阿迦尼吒天。于此世界。尽见彼土六趣众生。又见彼土现在诸佛。及闻诸佛所说经法。并见彼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诸修行得道者。复见诸菩萨摩诃萨种种因缘种种信解种种相貌行菩萨道。复见诸佛般涅槃者。复见诸佛般涅槃后以佛舍利起七宝塔。”


佛说《大方广佛华岩经》卷一:“尔时世尊。知诸菩萨一切大众心之所念。大悲为身。大悲为门。大悲为首。以大悲法。而为方便。充满虚空。遍周法界。入于师子频申三昧。入三昧已。一切世间。普皆严净。于时此大庄严楼阁。忽然之间。高广严丽。遍周法界。金刚为地。众宝严饰。如意宝网。无能胜幢。列布其中。无数宝华。及众摩尼。普散其上。一切宝聚。处处盈满。毗琉璃宝。以为其柱。光明照世。摩尼宝王。以用庄严。阎浮檀金。及诸摩尼。周遍严饰。……有菩萨摩诃萨。名毗卢遮那焰愿藏光明。与不可说佛刹。极微尘数诸菩萨俱。受彼佛教。从彼佛土道场众海。而来向此娑婆世界毗卢遮那佛所。悉以神力。出兴种种诸供养云。所谓天华云。天香云。天宝莲华云。天鬘云。天宝云。天璎珞环钏云。天宝盖云。天妙衣云。天宝幢幡云。天一切妙宝庄严具云。皆悉充满虚空法界。既至佛所。顶礼佛足。以为供养。修敬毕已。即于东方。化作宝庄严楼阁。摩尼宝网弥覆其上。于楼阁中。化作光照十方摩尼宝王大莲华藏师子之座。诸菩萨众。各于其上。结跏趺坐。以大如意摩尼宝网。罗覆其身。”


佛说《大宝积经》卷二十九:“时有菩萨名无垢藏。与九万二千诸菩萨众。恭敬围绕从空而来。……尔时无垢藏菩萨。手持七宝千叶莲花。至如来所头面礼足。白佛言。世尊。遍清净行世界。普花如来。以是宝花奉上世尊。致问无量。少病少恼起居轻利安乐行不。作是语已。即升虚空结加趺坐。”


佛说《大佛顶首愣严经》卷一:“于时世尊。顶放百宝无畏光明,光中出生千叶宝莲,有佛化身,结跏趺坐,宣说神咒。敕文殊师利将咒往护。恶咒消灭。提奖阿难,及摩登伽,归来佛所。”

……


这只是我随意翻到的几例。佛说三藏十二部,几乎每一部经中都有神通示现,包括百业经,世尊讲述众生的前生后世,从多劫以前的宿业往事,到百千万劫之后的果报,不是神通又如何得知?世尊赞大目犍连尊者神通第一,如果佛法不要神通,世尊为什么赞叹大目犍连尊者的神通本事?还有人所尽知的维摩居士于方丈室中大显神通的佛经纪实,真是处处神通。


没有神通的境界是什么境界?就是人类日常吃喝拉撒睡,我们认为正常的眼所见、耳所闻、鼻所嗅、舌所品、身所触的这个境界,我们就在这个境界中生老病死。而我们学佛修行的目的,就是要从这个生老病死的境界中解脱出去,不再回来,永远处在吉祥大乐的佛国境界。那么好,如果一个号称来解脱我们的人,只带来一堆口头理论,他的所有境界都跟我们一样,吃喝拉撒财色名食,见我所见,闻我所闻,嗅我所嗅,品我所品,触我所触,很明显他也是属于这个业报世界的众生,没有任何超越这个业报境界的神通本事,请问,他将怎么把我们救出轮回?用跟我们一样的双手双脚来救吗?你以为救出轮回就像消防队员救火搭个梯子扔个绳子就救了?就算是消防队员都还要经过长时间的特别训练,都还需要具备比一般人强很多的救援手段和力量才能胜任,何况是要从普通人类看不见摸不著的最大恐怖公敌——死神手中营救?那需要具备什么样超凡的能力才堪胜任救度者啊!当我们在病床上呻吟挣扎的时候,当我们无法呼吸,四大快要分解的时候,文字理论管什么用?就像你的语文老师或者哲学老师或者什么老师,你跟别人吵架,他们可以搬出一堆道理来支撑你,但黑白无常,死神来锁拿你的时候,他们束手无策,垂头丧气!轮回像一条大河,众生在这条大河里沉沦,仅仅拥有佛学理论的人就如同一尊泥菩萨,一旦身陷轮回的江河便自身难保,如何谈得上救度其他众生解脱?这不是很容易理解的现实问题吗?


任何一种成就,必定伴随著神通的示现。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怎么到你面前来接引你?跟你我一样用双腿从佛国走路过来?佛菩萨驾祥云踩莲花飘然而至,那不是神通是什么?阿弥陀佛将接引的众生装进手中的紫金饶钵,这不是神通是什么?班禅大师圆寂后的法体长指甲长头发,不是神通是什么?修大圆满成就的人,将身体化为一道长虹化光飞迁佛土,这不是神通是什么?就我前面所例举的那些生死自由的成就者,哪一个不是藉神通之力而成就?哪一个成就之后没有神通?六祖大师用一方手帕盖住几座大山,不是神通是什么?普钦法师降红蛇精青蛇精,不是神通是什么?文殊菩萨变化成乞丐陪同虚云老法师朝拜五台山,拜到山顶显现本相,不是神通是什么?密勒日巴祖师在夜色中腾空飞行,不是神通是什么?达摩祖师一芦渡江不是神通是什么?幼年时的两位第四世多智钦仁波且将树木打结,不是神通是什么?在认证两位多智钦法王时,有人趁四下无人之际将写有土登成利华桑波仁波且名字的纸条悄悄藏在袖中,第五世佐钦法王在认证完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之后,随即伸手向那人要他袖中的纸条,这不是神通是什么?遍智法王阿秋喇嘛为亡人断因缘,不是神通又是什么?

……


佛在《大般若波罗般若波罗蜜多经》中对舍利弗开示:“复次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能引发六神通波罗蜜多。何等为六。一者神境智证通波罗蜜多。二者天耳智证通波罗蜜多。三者他心智证通波罗蜜多。四者宿住随念智证通波罗蜜多。五者天眼智证通波罗蜜多。六者漏尽智证通波罗蜜多。尔时舍利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神境智证通波罗蜜多。佛告具寿舍利子言。舍利子。有菩萨摩诃萨神境智证通。起无量种大神变事。所谓震动十方各如殑伽沙界。大地等物。变一为多。变多为一。或显或隐。迅速无碍。山崖墙壁直过如空。凌虚往来犹如飞鸟。地中出没如出没水。水上经行如经行地。身出烟焰如燎高原。体注众流如销雪岭。日月神德威势难当以手抆摩光明隐蔽。乃至净居转身自在。如斯神变无量无边。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虽具如是神境智用。而于其中不自高举。不著神境智证通性。不著神境智证通事。不著能得如是神境智证通者。于著不著俱无所著。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达一切法自性空故。自性离故。自性本来不可得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不作是念。我今引发神境智通。为自娱乐为娱乐他。唯除为得一切智智。舍利子。是为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所引发神境智证通波罗蜜多。”


佛陀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在佛法正道修持过程中能引发六种神通。为什么佛门中人还要反对神通呢?如果神通是不可以有的,是应该反对的邪魔外道,那这些佛经岂不统统都是外道典籍,邪魔经卷?这不是谤佛毁法是什么?


所谓神通,其实是相对于凡夫而言它是神通,很神奇,是超出了凡夫自身能力范围的力量。但这些力量,对于诸佛菩萨,就像你我举手投足一样自然而然,它不叫神通,而是正常、普通。因此,反过来说,如果一个自称佛菩萨圣者的人,没有任何超出凡夫能力的力量,这个自称就是冒称,假冒。佛菩萨,必定具神通,而且是外道邪魔所不能敌的大本事、大神通。


有人说,《愣严经》列举了许多神通境界,对这些境界“若作圣解,则受群邪”,那不就是认为神通是不好的吗?这就是典型的乱解经义,不懂装懂,狂惑众生。所谓“圣解”,就是当作证圣来理解,并执著于这种自认为成圣的理解。经中所指的“若作圣解,则受群邪”的意思,是告诉修行人,在禅定境界中,当出现各种神通幻化境界之时,不可以产生执著贪恋,一旦执著贪恋神通境界,就会给邪魔以可乘之机而妄失正道。上面所引述的《大般若波罗密多经》中也说到这个问题,佛说菩萨于各种神通境界“不著”,因达一切法自性空故,所以不著。不著,即不执著,但不执著不等于不要,不等于没有。一个物像出现在你面前,叫你不要执著它,并不等于否定这个物像的存在。香格琼哇尊者在他的《我不愿堕地狱》一书自序中说得非常好:“神通实现皆是佛法中的游戏三昧,是为利益众生相应因缘而用,佛法中为恐弟子执著神通境界,产生执相偏见,难得般若妙谛,故佛陀教戒行者不可执著神通,归于正知正见,而并非说佛法没有神通。”比如你从四川成都开车走川藏公路到西藏拉萨市,你的目的地是拉萨,那么你就要直奔目的地而去,如果你中途被理塘大草原或林芝地区的景色迷惑,就在理塘大草原找个地方住下了,在林芝流连不走了,那你就永远到不了拉萨。所以,就要提醒你,不要执著路途中的风景,出现什么好景色都不要停滞流连,目的是为了让你尽快到达目的地,但这个提醒并不是否认了理塘大草原和林芝的存在,而且也无法否认,否认了也没有用,因为他们就实实在在地在那里,你要走川藏线去拉萨,就必定要经过这些地方,否认不了的。神通也就是这样,要达到解脱生死轮回的目的,证入法身自性,神通是必然经过的中转现象,强行否认便堕入断灭邪见。


佛教理论是必须的,是极其重要的,因为学习理论是建立正知正见,而正知正见是成就的指南针,行者必须在佛法正见的指导下才能入正道修行。但不能只有理论,理论只是一个又一个的路标,如果只有路标,没有实际的证量功夫,不能现实地超越四大假合之躯的限制,就好象没有双腿,永远无法到达成就的目的地。因此,修行人对于神通,所应该掌握的重点在与执著与不执著,而绝不在于它存在与否。


由此看来,反对神通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完全不懂佛法,佛经对他来说只是一种装饰品,反对神通的理由是听别人说的。第二种是为了护短、遮丑。第二种人大体懂得一些佛法的道理,知道成就的圣者必定具备神通本事,但自己没有,自己是凡夫之躯,但自己又站在法师或者活佛仁波且甚至法王的位置上,怎么办?惟一的办法,反对之,否认之,让人误以为它的存在是个错误。从佛经里断章取义一些文句来麻痹无知的大众,拉开反对神通的大旗,以图严严实实地遮住自己凡夫充圣之丑陋!


记得我老家邻居有个智障儿,叫小唐,说他傻吧,可有时候他又鬼精鬼精的。有一次,我们几个小朋友在比赛画画,画路边的一朵花,看谁画得好。画到兴头上,一个小朋友就邀请小唐也来参加。本来小唐在一旁看得好好的,一听让他也来画,脸色就沉了,眉头越凑越紧,眼睛直勾勾盯著我们的画看了老半天,表情越来越奇怪,突然,他一个箭步冲上来,发狂似的扯烂我们的画,又转身一把捏碎了路边那朵花,哇哇大哭,喊著妈妈回家了……


否定、破坏,有时候是为了保护、遮弊自身弱点而采取的一种手段,连智障儿都会。我同情,理解。


但若为遮弊一己之丑而误害众生慧命,用自己编辑组织的假法邪知识来阻碍众生学到真正的解脱法门,我不同情,也不打算理解。我一定扯下你的遮羞布,露出你的原形来!



上一篇:

举起你智慧的金刚锤(二)第二锤——砸乱解《愣严经》的邪徒

下一篇:

举起你智慧的金刚锤(四)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五明
 正法机构
 世界佛教总部
 经论文章
 法会活动信息
 修学受用
走向解脱从信愿行开始